我先說一個故事-西弗史坦的給予樹(giving tree)

敘述渴望完全被照顧

有一個男孩,坐在這棵樹上吃他結出的果實。

長大後他貢獻樹枝給男孩蓋房子。多年後,男孩長大成男人

他想出海去到處看看,他捐出樹幹做成船。直到樹都老了,

男人才回來,她好傷心,擔心自己再也沒有東西可以貢獻了。

但是男人說,他只需要一個可以倚靠的地方。於是他倚著

僅存的樹幹滿足的休息。她總是這樣滿足他的需求。




對天真者來說,他人 自然界和萬物都是為了服侍滿足他而存在。

天真者通常出現在童年的早期 情侶的熱戀期 用最新的話來講

就叫做公主病(或王子病)。

天真者是兒童的自然狀態,若帶入成年則要有驚人的否定與自戀。

舉個簡單的例子,有一個女生,到大學還不能自己作主,衣服都穿媽媽

買的。不能單獨和男生出去,只用粉紅色的東西,幻想男人都是壞人

自以為是困在高塔的公主,癡癡的等著解救他的王子。

"墮落"使天真者成為孤兒,也存在政治 宗教 個人當中。簡單來說

本來死忠於一個政黨的人,突然發現他所支持的政黨貪污無能,死心

離開。這就是一個天真者->孤兒的過程。

"孤兒"是一個失望的理想主義者,因為痛苦 只好麻醉自己。製造一個

假象的安全。所已有宗教 毒品 酒 盲目享樂。

成為孤兒要花漫長的時間學習信任和希望。

我覺得我爸就是孤兒的原型。



孤兒原型是一種喪失能力的感覺,可望重回天真。

孤兒的自我防禦是抓住天真不放,否定自己的痛苦,也變的自戀

漠視他人的痛苦。

看到這裡,有沒有發現身邊就有這樣的人。

如果孤兒被殉道者原型所吸引,他們不可能發自內心關懷別人和

為別人犧牲。這是假的殉道者。

作者舉的例子很好。有些父母為孩子犧牲,然後要孩子適當的表達感激

並依照父母的期待過生活。簡單來說 就是要孩子用自己的生命來報答

父母的犧牲-->這是本質操控的假犧牲!!!

有沒有覺得很熟悉 在西方社會或是你我身邊 這類例子層出不窮。

犧牲型的父親同樣惡質,會迫使妻兒營造一個讓他感到安全放心

以及不受批評和不生氣的堡壘。其實他放出來真正的訊息是:

我為你們犧牲,不可以離開我,滿足我的幻想,讓我安全和放心。



如果不假扮殉道者的角色,孤兒還可能選擇鬥士的角色。憤世嫉俗

的偽鬥士是搶匪 強姦者 暴力者 剝削環境的奸商,是典型的強權主義者。

當然 還有路上飆車砍人最該死的飆車族。



在年少時,尚未發展人格的部分,都是孤兒。

唯有幻想破滅時才會為自己的生命找尋新的答案。譬如青少年晚期

,我們會離家 上大學或是出外工作。

拋棄使你失望的政黨 宗教 生活哲學 價值觀。 然後

尋找你要的答案。 我覺得現在的我就是這樣,一直拋棄一些東西

再找自己要的答案。有時感到空虛 失落,有時會覺得很充實。



孤兒的問題是絕望,所以關鍵的行動是希望。

當能放下對安全的執著,並能不求回報的付出,便越不覺得

自己是孤兒。

孤兒要學會給予和幫助他人,才能體認到世上確有安全和愛的存在。


ayuan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