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某學校的守貞課和墮胎要不要三天的思考期

各方又掀起一陣風雨

我想罵有說不出個所以然

剛好在網路看到一篇文章

轉過來

以下為轉載自http://www.wretch.cc/blog/woosean&article_id=5762305

真正的殘忍
新聞說,有宗教團體以「我們譴責戰爭卻同意墮胎?」為標語倡導守貞;看完這新聞,我原本想以各種腦殘屁蛋之類的字眼對他們狂罵一大段,可是打字到一半,突然全身一陣無力感,於是我決定暫時放棄論述戰爭與墮胎有什麼不一樣或守貞是多麼沒必要與不切實際,我只想談一些在我心目中真正殘忍的事情。在我看來,沒有好好扶養孩子的條件——所謂的條件,是泛指一切經濟、知識、心理、生理等主客觀條件——而為了虛幻而界定不清的「生命權」或「神聖權利」之類的概念將其生下來,是再殘忍不過的事情。許多反對墮胎的人只把眼光放在「一個未來小生命的消逝」,然而他們沒有考量或根本拒絕考量的是——許許多多的男女根本沒有能力對這小生命負責,他們沒有足夠的知識、沒有夠堅韌的精神意志以及其他應該齊備的大小事,以致於這些孩子打從形成的一瞬間,就注定了不幸福。對此,反墮胎的人大概會有兩種說法,其一是以「社會應幫助沒有能力對孩子負責的夫妻」之類的社會責任說為代表,其二則是以「如果沒有能力對後果負責,就不要去做愛啊」之類的自我節制說為代表,而這兩種說法共通的特點在於——不切實際。就社會責任說來看,社會福利的資源已經非常短缺,雖然該有的追蹤、輔導與救助都應該持續努力改進,但事實非常明顯,就算現有的社福系統極其完美,還能與所有的慈善團體合作無間,整體的資源仍舊不夠使用,許多家庭仍是「勉強地」扶養孩子,這現實並不是宗教團體舉著神聖的道德大旗可以輕易改變的。至於個人節制說,我就廢話不多說了,要不要請這些宗教團體先去調查自己旗下的教友,其中到底有多少人真的確實地奉行著守貞?不要忘記,就算有處女膜,還是可能已經有過口交、愛撫等經驗,還可能體外射精了不知道多少遍,那只是所謂的「技術性守貞」而已,還是說這樣也能被認可為守貞?再者,即便承認反墮胎者的幻想情境,也就是社會福利系統極端完美、個人肉慾自制力絕對無限的世界,現實中,仍有很多不可抗力的因素,這些即使靠幻想,也很難完全解決。舉例來說,經由強暴而產生的懷孕,對女方造成的心理問題,嚴重度根本無須多談,這種孩子產下的後果,用後患無窮四個字,根本不足以形容;遺傳缺陷也不可小覷,如果事先發現了遺傳缺陷,卻還硬著頭皮將孩子產下,無論對父母還是對孩子,恐怕都是一件痛苦無比的事情。而罔顧以上提及的現實、主張只要是孩子就應該生下來的反墮胎者,在我看來,才是真正殘忍無比的人。這些人在意的,根本不是夫妻與孩子的福祉,而是自己不容被質疑的道德觀,到頭來,他們在自私自利方面,絲毫不遜於他們口中的墮胎者,只是墮胎者大多能坦承自己的自私,反墮胎者卻有著現成的道德大旗可以揮舞。即使那大旗背後的思維,是多麼地殘忍。不過,這些人大概沒有腦袋可以理解自己的殘忍吧,就像幾年前仍有教徒主張使用保險套是有違神旨的罪行;深思熟慮過的殘忍,或許令人心寒,但我仍能予以尊敬;至於這種未經思量的殘忍,以愚蠢稱之,或許還恰當得多。

ayuan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